回村就业,临沂响水
分类:政治律法

文丨每日人物魏芙蓉 编辑王辉

中新社南京3月23日电 在千名消防员“逆行”盐城响水“3·21”化工厂爆炸核心区生死救援之际,一场堵截污染的“环境保卫战”也在争分夺秒地进行。据23日最新通报,环境监测指标已恢复正常范围。

3月27日,距响水爆炸后的第7天,家住的王商村王雅思发现自己的两个孩子仍没有安定下来。

21日14时48分许,江苏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化学储罐发生爆炸,顷刻间现场浓烟滚滚,火光冲天。事故波及周边数公里,空气中持续弥漫刺鼻气味。

每天早晨起床,还在读幼儿园的儿子都会问王雅思,“妈妈,化工厂还会爆炸吗?”“别担心哦,化工厂已经关停了,不会再爆炸了。”面对儿子的恐慌,王雅思这样安慰。

公开资料显示,本次发生事故的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于2007年4月成立,主要生产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经营范围包括间羟基苯甲酸、苯甲醚等。

读三年级的女儿是爆炸当天班上第一个跑出来的孩子。最近几天,女儿上课时一听到航空演习发出的轰鸣声,就立马站起身来准备冲向教室外,直到发现周围没动静才会安静下来。

图片 1

这不是生活在化工厂周边的居民第一次表现出这样的恐慌。

3月22日,航拍江苏盐城响水县陈家港镇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爆炸核心现场。化工厂爆炸发生后,在8小时近90吨的密集泡沫攻势下,3月22日早晨7时许,3个主着火罐的明火全部扑灭。但现场仍冒出滚滚浓烟。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自2002年化工园区入驻响水开始,17年来,周边的居民内心从未安定过。是对故土的眷恋和对化工厂安全生产的恐慌,让当地居民与化工厂之间一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

化工厂爆炸对于空气、水源可能造成的污染成为群众关切的重要问题。事故发生后,生态环境部立即启动应急响应程序,11人工作组飞赴响水县爆炸事故现场,即刻开展工作。

他们一直在进退之间摇摆。有人因机遇吸引返乡,亦有人因恶化的环境逃离家乡。

经过对事故现场的查看分析,工作组认为,事故发生地距离最近的灌河河道不足2公里,距离灌河入海口仅十几公里,事故中产生的污染废水一旦进入灌河,将会使后续工作陷入被动。因此,处置工作的关键在于坚决防止污染废水进入灌河进而污染黄海,必须第一时间截断园区入灌河排口。

接到父亲的消息时,陈茹正在离家近400公里的昆山上班。视频里,家里的窗框脱落了,铝合金拧成九十度直角向内刺破了窗帘,蓝色的窗玻璃也碎成了小块,布满了通向家里二层楼的阶梯。

通过现场排查,工作组与当地有关部门确认,决定对化工园区内新民河、新丰河和新农河三条入灌河河渠进行封堵,通过筑坝拦截的方式,在园区内形成约3.5平方公里的封闭圈,防止污染废水向南部河网扩散。截至22日上午,封堵工程已大部完工。

图片 2

在严堵水污染之际,空气监测紧密开展。江苏省生态环境厅抽调无锡、苏州、南通、连云港、扬州、泰州等周边6市环境监测力量紧急驰援,对事故现场上风向、下风向的空气质量和园区内地表水开展应急监测。同时,在爆点下风向敏感点对有机物开展走航监测。

居民房屋出现裂缝,图源受访者

从事故发生当晚起,江苏省生态环境厅已接连发布多期应急监测最新进展。

事发时,父亲正在家中照顾88岁的爷爷和87岁的奶奶。三人安好无恙。

据盐城市23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最新通报,持续进行的环境监测数据表明,目前各项检测指标处于正常范围内,群众饮水未受影响。环保部门现正着手研究污水及爆炸后现场各类化学品的处理方案和措施,杜绝次生环境灾害。

他们住在响水县陈家港镇大湾村,离爆炸事故地的化工园区,直线距离不到2.5公里。

只是在化工园区做环卫工的62岁的舅姥爷未能躲过这场灾难,在清扫马路时被炸身亡。

响水化工园区建立后,当地大小爆炸经年不断。陈茹回忆,3月21日的爆炸发生后,她看到当地人拍摄的爆炸视频,视频中听到有居民喊:“又爆炸了”,陈茹认为,“村民是经历太多事故了,才会在这时候说又”。

自2002年化工园区建成以来,其中至少发生过四起重大安全事故。

2007年11月27日,园区内的江苏联化科技有限公司内因一只容积为5000升的重氮化盐反应釜温度超标而发生爆炸,8人死亡;2010年11月23日,园区内的江苏大和氯碱化工有限公司因操作工人违反规程而发生氯气泄漏,导致处于下风向的公司30多名员工中毒;2011年5月18日,园区内生产农药的南方化工厂发生重大火灾;两个月后,该厂再度爆炸,两层楼的厂房蹿出三层楼高的大火。

这频繁的化工事故,终在2011年正月将恐慌推至极点。一名工人将化工厂排放的蒸汽误以为是氯气泄露,使得周边四镇区三十多个村庄上万人的连夜大逃亡。其间,有4人坠入河中丧命。

当时参与执勤的人员向每日人物回忆,在通向陈家港镇的响陈路上,还有前天刚下完的大雪,“整条路上都是围着湿毛巾的人,拖家带口;有的人连裤子都没来得及穿,在路上跑”。

陈茹全家没有跑走。她印象深刻。当时,家里没有可行的交通工具,考虑到深夜行路的困难,陈茹一家决定留下。母亲告诉家人:“逃也逃不过,要死一家人就死在一起吧”。这一年,陈茹22岁。

化工厂入驻园区后,伴随陈茹的记忆是“越来越多的化工厂,数也数不过来”,以及紧随而至的“红稠色河流”、“刺鼻的空气”。

图片 3

图源千龙网

陈茹回忆儿时的家乡,每年灌河退潮,提起水闸,分支河水顺势流入灌河,村民下水摸鱼捕虾,是村里的乐事。当年一礼拜一次的提闸,在化工园区建成之后,频率降到一年数次。

这样的环境状况让中学时期的陈茹对家乡一度产生排斥心理,2005年,16岁的陈茹考上县城的寄宿制高中,此后很少再回到大湾村的家中。

陈茹猜想,“现在再提闸,也不会有人愿意下水捕鱼了吧,河水污染,鱼虾还能吃吗?”

“即使年薪不高,我也要努力留下来,我不要生活在农药味里。”陈茹今年已30岁,她不再眷恋家乡,离开大湾村已有14年。

在昆山,她获得令她满意的经济收入,她不确信回家的发展能比此更好,何况还有令人担忧的环境污染。

她只会在每年的节假日返家。哪怕从昆山到响水县只需30分钟的车程,但对她来说,“回家都成为一种煎熬”。

去年春节,陈茹和丈夫带着四个月大孩子回到大湾村。本想抱着孩子在院子里走走,但刺鼻的空气让陈茹恐惧,只能闭门不出,连晚上睡觉也不敢开窗。最后丈夫都忍不住抱怨:“这里空气是有问题的,不应该住下去了!

常年在外务工的唐静的感受也是如此。她只有在每年节假日返乡,当乘着公交车路过化工园区时,唐静发现空气呈现黄色、浑浊状,空气中的刺鼻气味也让她难以忍受。

2018年8月,家里的新房装修时,唐静特地挑选了双层玻璃,“买好点质量的门窗可以多少隔绝屋外的污染物。”

这些环境的改变,与化工园区的设立不无关系。2002年,化工园区经盐城市政府批准成立,2010年2月22日更名为“江苏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当时陈茹还在读初中,她记得化工园区投建后,“村子里来了很多很多工程车,把村里的路都压坏了,一到下雨天,路泥泞得没法走”。

图片 4

图源后窗工作室

招商投资进驻的企业,给政府带来可观的税收。公开资料显示,响水化工园区一度达成每年收入100多亿元,上缴税收4亿元,约占响水县财政收入的六分之一。

当地村民称,响水县的生态化工园区招工原多以外地人为主。但近年来,用工需求不断扩大,给原本在家务农、打零工的当地村民也带来了就业机会。

距离化工园区最近的沙荡村村主任曾向媒体透露,全村人均年收入已从2001年的2000元提高至2007年的8000元。

每次返家,陈茹都能感觉到“村里大家的生活改善了,大家也买得起车了”。她发现,村民收入的上升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当地的消费,引起了当地的“返乡热”。当年的同班同学返乡经营起母婴店,常年在无锡务工的邻家父女也回到陈家港镇上开起了女装店。

2018年,32岁的刘光明从苏南返回老家陈家港镇,在江苏联化科技有限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与在他在苏南地区三年的打工经历相比,刘光明更看重的是工作离家近,还可以兼顾家庭。

此前,他在苏南的一家电子厂工作,每月工资为四千元,工作强度极大,日工作时长12小时,有时忙得一个月夜班无休。新工作每天只需上8小时长白班,月休六天,每月工资到手有六至七千元。

响水县越来越多的化工厂,使得化工园区的扩建由最初一期的4平方公里,发展到如今的10平方公里。

化工园区版图的扩建,日渐逼近居民区。2014年起,响水县拆了一部分周边的村子,保证化工园区周边方圆500米之内没有居民。

因直线距离不足五百米,唐静家在草港村的房屋在拆迁范围之列。不过,直到2018年8月前后才被划为草港村的第二批拆迁房。拆迁后,新房子建在了离化工园区的2.5公里的沙荡新村。

然而,在此次爆炸事故中,唐静在沙荡新村的新建房也未能幸免,“玻璃全碎,门也全甩进去了”。“500米之外就安全吗?”对此,她表示怀疑。

图片 5

唐静家受损的新房,图源受访者

“我们现在宁愿穷死也不愿被毒死,不愿后代再生活在这个环境里。我们受不了。”张友生说。

张友生是草港村人。2011年,他曾先后在化工园区里的江苏联化科技有限公司和盐城南方化工有限公司待过一年,从事消防管道的拼接工作,后无法忍受厂内的工作环境辞职,“里面太脏,味道太大了”。

就在这一年,他也经历过一次爆炸事故。当时的张友生,亲眼看到车间锅炉盖飞到天上,巨大的冲击力使其久久未能落地。

正是这一次经历,让张友生有了想要搬离化工厂的想法,但限于经济条件,家中老人年迈,该想法久久没有付诸实施。

陈茹的父母在大湾村生活多年,年纪大了,熟悉了群居生活,想要落叶归根,对于经年的事故和污染,也慢慢习惯和接受。

再次搬离化工厂的想法,提上张友生的日程。他称,3月21日的化工园区爆炸后,周边地区空气质量变得恶化,曾动过呼吸道手术的小姑,因呼吸不适产生了抽筋和休克等现象,送医院救治后才知是苯中毒。

除此之外,张友生在草港村的三间瓦房和两层楼房,在这次爆炸中也出现了多处裂缝。

陈茹也不放心家人再生活在化工厂周围,大湾村包括老人在内的很多居民因担心日后安全性得不到保证,都产生搬离的想法。

近几日,陈茹父母和大湾村村民得到村干部通知,受损的门窗会安排维修,出现裂缝的房屋则需第三方来判定是否适合居住。

图片 6

图源受访者

“有了拆迁款之后,老人们可能愿意把对家乡的心结放下。拿着钱去新建或购买。” 陈茹猜想。

与此同时,在联化科技上班还不满一年的刘大同还在等候公司通知,何时复工,而他的部分同事已经前去镇上其他未受爆炸波及的钢铁厂报名。

(应被访者要求,文中所涉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本文由六彩开奖资料今晚发布于政治律法,转载请注明出处:回村就业,临沂响水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